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多云日》等5个 (阅读401次)



多云日

多日雨水让人厌了。真厌了,
懒于烘干发潮的自己。喏,
还有微风,吹散谋反的云团,
让仇恨四逸。出门还带伞,
却不再加厚风衣,不再畏缩,
只哼着温情的小曲。也注定:
雷暴暂时消隐了,茫茫天际上,
乌云在聚会,时而交头接耳,
密议着世间的蹊跷。也许,
半日里仿佛真就晴了,大放光芒,
让路人美美吃惊——但也许,
那终是一个迷人的幻象,如梦、
如谜、如弥天之大谎。但愿吧,
醉了的人自此紧紧闭合双眼,
未醉的人永远半醉,趁着雾翳,
狠狠在街边接吻。如此才凄美,
才让平淡的日子变得跌宕、有趣。

                2018.5.22.




丰收日

艳阳只会更艳。将近夏忙,
就已碌碌。在烈日下奔徙,
有如过街的田鼠?“此地,
绝无鼠患!”上百年的廊房,
已如同一个铁证,不急不慌,
装载下了许多吨历史。正午,
正好穿越古今,化为渺渺一粟,
藏身于粮仓的一隅,也无声,
也更无形。都曾是微弱的尘土,
在尘世间几经耕耘,结出籽粒,
硕大而饱满。都来自那派旷阔,
那足够浩荡的晒场上,常常,
洒满了寂静——无人仍席地而卧,
无人在收割后留下一长串欢歌,
去唱给茫茫天地。偶尔会有风,
掠过这一片无涯的空白,轻灵地、
或庄重地,为心底播上一畦麦种。

                2018.5.25.




福音日

哪怕,旋风起自边疆。或更远,
比沙漠还荒凉,人烟早已绝迹,
呼哨都渐渐销声了。一派死寂,
在某些时候可夺人性命,黑夜里,
最让人落寞得发愁;而有时,
却可涤洗芜杂的心,以断裂之弦,
静候他乡的明月。总在某处角落,
知音已凌空飞舞,难耐着别离——
虽也许从未相识。但仍激动着、
亢奋着,遥想那片陌生的国度上,
那里有同样炽情的友人。在挥手,
宛如又一次召唤,隆重且沸腾,
让整个高原都滚烫起来。每一片云,
也都因此异常红艳,涂满了天际,
那一刻所有人都在仰望,与聆听。
风啊,还在每人胸前轻轻揉捻……
有时似羌笛,有时是三两声琵琶。

                2018.5.29.




沐洗日

至大汗淋漓才更畅快。奔跑,
在盘旋的山径,或滚滚麦浪间,
也似一次人生的突围。向前方,
无知所措地,任由日光召引着,
颠簸而进。汗珠挥洒入泥土,
顿时汇聚为一道小溪,在暗涌,
在回旋——噢神奇极了!圣徒般,
捧起自己的心,冥冥中有如神助,
阵痛于是暂时消解,不见了妄念,
只有空空的旷野。四顾也还茫然,
咚咚鼓声,正不知来自何处、何人,
却无比澎湃,足以让生命沸腾,
忘记所有卑微。兀自手舞足蹈,
佯癫?半狂?或早已受洗于甘霖?
转瞬又陷入死寂。世界一派哑默,
反而更其澄净了,无论是否闭目,
渐渐,每人都惊觉另一个葱茏的“我”。

                  2018.6.3.




狂欢日

中了妖邪……也未可知。那日那夜,
都藏了玄机。琴音并不熊熊如火,
也只是散逸的,若有还又若无,
在空气中漂浮着。暧昧的光影,
无可停泊于面颊,都沿着脖颈,
一线缓缓而下。那躯体竟怔住,
骤然间,一如领受了佛陀的偈语,
解咒般松快。再无笨重的负累——
自颅顶訇然坠下,溅落一堆粉尘,
于某一个美妙的时刻。狂吻之后,
难得的静默制伏了串串喘息,“嘘!
钟摆已中止了工作!”一切幻念,
都回归向死神的怀抱,不再蠕动,
不再繁殖。心跳也就慢了下来,
所有蓬乱的响动全部消失了,
所有甜蜜仿佛永远被凝固。“嘘!
请留下秘密!”但左臂上已没有唇印。

                    2018.6.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